为什么说高拱是一个老愤青?高拱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?ss-383

2020-03-25 22:01:48
为什么说高拱是一个老愤青?高拱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?

  为什么说高拱是一个老愤青?高拱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?接下来跟着小编一起欣赏。

  高拱是明代嘉靖、隆庆时大臣。嘉靖四十五年(1566年)以徐阶荐,拜文渊阁大学士。隆庆五年(1571年)升任内阁首辅。明神宗即位后,高拱以主幼,欲收司礼监之权,还之于内阁。与张居正谋,张居正与冯保交好,冯保进谗太后责高拱专恣,被勒令致仕。万历六年(1578年)卒于家中。

image.png

  高拱出身比较好,他们家世代为官。作为“官N代”的他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,但家庭的优渥也养成了他傲慢的性格,看谁不爽都敢喷,敢怼。这样的性格自然容易得罪人,但是高拱是个精力特别旺盛的人,得罪了人也不怕,继续怼回去。高拱喷过当时权倾天下的严嵩,怼过官场老狐狸徐阶,怼过首辅陈以勤,和大学士殷士儋肉搏。有人曾经说过,看一个人有多厉害,你要去看他的对手是谁?同理你要看一个人有多能怼人,你要看他怼的人是谁。看看高拱怼的人,就知道他在怼人方面成就有多高了。在他面前什么王校长,小钢炮,统统不够看。下面我们就来看看高拱的“愤青”史,额,奋斗史。

  嘉靖时,严嵩手握大权,在朝堂上说一不二,百官多畏其权势,一些不要脸的官员每次见到他都恨不得跪舔,比较要脸的官员见到他也是小心翼翼。当时大约只有高拱每次见到严嵩比较随意和傲慢。然而这还不是重点,有一次高拱去严嵩家找严嵩,由于当时想来报严嵩大腿的人挺多的,严嵩的管家也见多了大官,看见高拱只是个五品的官员,也没把他当回事,爱理不理的叫高拱候着。

  高拱平时就是眼睛长脑袋上的人物,在严嵩家受到一个下人的怠慢,心里好气,但是顾忌身份,没对一个下人发火。后来严嵩出来迎接他,他故意大笑一声,严嵩见他突然大笑,心想难道我眼屎没擦干净?忙问他为何发笑。高拱道“刚才看见大人出来,在场的官员都特别恭敬,不由得想起了韩愈的诗,“大鸡昂然来,小鸡悚而待。””

  此话一出,场面顿时极度尴尬,因为高拱把严嵩比作大鸡,把在场的官员都比作是小鸡,把所有的人都骂了一遍。这时在场的一些官员表面上脸色很难看,心里却在狂笑道“有人要倒霉了,有人要倒霉了。”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,当朝首辅严嵩并没有生气,反而哈哈大笑,摸着高拱同志的头夸他真幽默。这让现场的一些官员眼珠子掉了一地,以为自己见的是假严嵩。有趣历史故事这其中的缘由他们不明白,但是高拱却是明白的,高拱虽然傲慢,但绝对不是傻子,相反他很聪明,他看准了严嵩想拉拢他,不会轻易地和他闹翻。

image.png

  后来,徐阶整垮了严嵩,成了当朝首辅,他很看重高拱,就提拔了高拱让他入阁。徐阶本来党章历史故事以为自己这样做,高拱好歹会感谢自己,结果高拱完全不领情,进阁后处处和徐阶作对。明朝嘉靖时期,内阁值班室在皇帝寝宫旁边,方便皇帝随时召见,作为臣子谁不想离皇上近点,好揣摩皇帝心思,所以阁员们都争着住值班室。

  刚开始,嘉靖皇帝看到了觉得臣子们都很忠心,后来一想,都跑到值班室来,谁去处理内阁事务?让他们排班,留一个在值班室。这时徐阶觉得自己历史故事之南京是老资格,又是首辅,就说皇帝离不开自己,自己必须留。听到这话,高拱就炸毛了,阴阳怪气地说:“您是老资格了,当然要留下来。我这种小新人和李春芳,郭朴就只能去内阁处理事务。”一听这话,徐阶脸皮再厚也挂不住了,拂袖而去。

  但这事并没有就这样结束,徐阶不是严嵩,连严嵩都被他玩死了,何况是高拱呢?很快高拱就倒霉了,被徐阶赶回老家去了。但这事还是没有结束,因为高拱是个生命不息,怼人不止的王者愤青。回到老家的他并没有消停,反而在积极活动,和一些大太监联络,不久徐阶自己退休走了,高拱马上就重新回到内阁了。

  回到内阁后,高拱马上开始怼人大业,在他的挤兑下,当时的首辅陈以勤被迫退休。听说陈以勤被迫退休后,另外一名内阁阁员殷士儋坐不住了,就去找高拱理论,结果说不过高拱,说不过怎么办,殷士儋是个直男,很直接,立马就动手了。两位朝堂重臣就这样和街头的流氓一样不顾形象打了起来。虽然不知道谁更吃亏,但最后历史秘闻读后感200字应该算高拱赢,因为打完这一架后,殷士儋就自己走了。这件事情告诉我们,怼人还是要选好对象,万一对方是个喜欢用拳头讲话的,你就和他讲道理,不要怼了。

image.png

  高拱怼完殷士儋后还是没有消停,因为内格里还有一个资格比他老的李春芳,明朝惯例资格老的默认是首辅。还好李春芳是个识历史故事电台相的老实人,一见高拱要搞事情了,马上就自己走了。这时,内阁就剩下了新入阁的张居正和高拱的同乡郭朴。这两个人一个没分量,一个和高拱穿一条裤子。这下高拱终于手握大权了,按理来说应该消停了。

  但高拱就是高拱,不一样的烟火,他觉得徐阶的退休生活太惬意了,就开始怼他。这次他学聪明了,没有直接针对徐阶,因为徐阶虽然退休了,但故旧满朝廷,还有影响力。于是他就用了一招借刀杀人,让海瑞去当刀子,因为他知道海瑞太正直了,不会因为徐阶提拔过他就网开一面。于是趁着海瑞整顿田制整顿到徐阶家的机会,狠狠地修理了徐阶,让他的儿子去充军,还好徐阶的学生张居正保护了徐阶,才让高拱没有继续整徐阶世界历史纪录片前十名。

  再后来,怼人怼多了的高拱终于被太监冯保和张居正给赶下台去了。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被赶下台,但这次他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。赶下台后的高拱很郁闷,但还是没有放下自己的怼人大业,开始写书骂冯保和张居正,动不动就称张居正为荆人,骂冯保是阉竖,喷他们一脸。总结高拱的一生,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,其乐无穷也。

image.png

  但是一个意外,让高拱最终走向了权力巅峰。这个意外就是嘉靖31年(1552年),裕王朱载垕开邸受经,高拱被选中,进府给裕王当老师。其实给一个藩王当老师,一看就是没路子的那种。皇太子朱载壡死了2年,嘉靖没有重新立储,原因就是想立景王朱载圳。所以裕王朱载垕的处境就微妙了,高拱用了9年的时间,培养了与裕王朱载垕深厚的感情,朱载垕非常依赖高拱。

  人要是走运,谁都挡不住。本来一个不受待见的藩王,谁也不曾想命运选择了他,景王朱载圳也死了。那就剩下裕王朱载垕了,大明的储君不是他也是他了。而陪着这个苦命的藩王熬出来的老师高拱,很快也迎来了自己的好运,高拱升礼部尚书,嘉靖将高拱诏入自己修道的地方直庐,并夸奖高拱青词写得好,还赐了飞鱼服。嘉靖45年(1566年)3月,徐阶抛出橄榄枝,买高拱人情,举荐高拱以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。

image.png

  从此开始,高拱跟徐阶的矛盾开始爆发。高拱仗着自己背后有朱载垕,他并没有买徐阶的人情,因为入阁此时对他来说,只是迟早的事情,并不需要给徐阶卖人情。徐阶还有另一手棋,那就是在嘉靖43年(1564年)举荐张居正为裕王朱载垕的侍讲侍读。这其实就不一样了,张居正虽然也是朱载垕的老师,但是再给朱载垕当老师的同时,还历史故事李密兼任了国子监司业,这就意味着张居正即抓住上层背景,有抓住了即将进入官场的人脉资源。于是隆庆元年,张居正也顺理成章入阁了。

  从徐阶对张居正的这个安排,可以看出:第一,他已经意识到高拱将是他强大的对手;第二,他害怕高拱会像自己清算严嵩一样清算自己;第三,张居正能力不在高拱之下,而且是自己的学生,自己致仕以后,就得靠张居正周全了。

  果然高拱一到内阁,就成了霸道总裁了,他的愤青劲上来,连徐阶都怼。内阁就在嘉靖修炼的隔壁设了值班室,目的你懂的,第一时间聆听圣训,所以内阁的人削尖脑袋也要开值班。但是谁敢跟徐阶抢啊,那可是斗倒严嵩的主。所以高拱开怼了,“您是老资格了,当然要留下来。我这种小新人和李春芳,郭朴就只能去内阁处理事务了。”

  结果很自然徐阶出离愤怒了,把高拱赶回家种地去了。但是赶任的徐阶最终还是离休回家当大地主去了。因为太军事野史 历史秘闻监陈洪的提醒,朱载垕就很快想起了自己的高老师。

image.png

  内阁按进阁的时间来排段位的,出去了再回来的,只能往后排。但这对高拱无效,他的办法就是怼人,把人怼光,我就是老大。首辅陈以勤被迫退休;直接动手打了殷士儋,把他打回家种地去了;吓跑新首辅李春芳;同乡郭朴立刻跪地喊老大;而张居正也是乖得不要不要的,表示首辅的位置天经地义留应该属于高拱高阁老的,是不容争辩的!

  收拾完内阁,高拱开始清算“大贪污犯”徐阶,高拱的手段毒辣,让人意想不到。他动用了海瑞去清算徐阶。海瑞的耿直,令人跪喊“海阎王”,差点没要了徐阶的老命,结果硬是让徐阶的儿子去充军了。徐阶送了三万两银子,向张居正求救。高拱得到了消息,张居正被怼得魂不附体。但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高拱竟然没有追究张居正,但是他犯了一个错,他把这个当做把柄动不动就去威胁张居正。张居正之后就更装孙子了。

  但是很快朱载垕不行了,其实高拱的最大危机来了,但是高拱对此并没有清晰的认识,他觉得我还是首辅,万历年幼,朱载垕这么信任自己,自己必然是顾命大臣。还是张居正很快还是发现了问题的关键,如果没有了朱载垕,权力就转移到了十岁的万历身上,其实就是万历的母亲李皇后身上。朱载垕喜欢高拱,万历和李皇后则未必。

  所以必须要找盟友,很快张居正找到了自己最可靠的盟友冯保。冯保对高拱是恨之入骨的,因为第一次自己隆庆元年提督东厂兼管御马监。当时司礼监缺一名掌印太监,按资历应由冯保升任,但高拱推荐御用监的陈洪掌印司礼监。等到陈洪罢职,高拱又推荐掌管尚膳监的孟冲补缺。陈洪对你有恩,也就罢了。后来你又弄个厨子是几个意思?于是冯保和张居正密议,达成共识,各取所需,一个要掌印太监的位子,一个要内阁首辅的位置。

image.png

  这样一来,高拱傻眼了。因为最终的批红盖章的权力斗集中到冯保手里了。这就意味着自己什么事情都是在请示冯保了。而且冯保和张居正结成同盟。自己相当于被排除出权力游戏了,虽然自己仍然是内阁首辅,辅政大臣。高拱出离愤怒了,他口无遮拦,随心所欲。结果因为“十岁太子如何治天下”,而被搞倒!彻底没有机会再回到内阁。

  不过高拱在任时,政绩还是非常好的。虽然人缘不大好,但是功绩还是深得人心的。冯保恨高拱不死,炮制了“王大臣”事件,想彻底搞死高拱,结果反而砸可自己的脚。所以,在嘉靖45年到万历元年的内阁中,因为有了高拱胸有成竹是历史故事吗,而变得不太平。但是大明帝国因为有了高拱,而开始变得太平。从人品而言,徐阶、张居正和冯保与高拱相差甚远。但是党争政治中,只有赢家和输家,没有好人于坏人!

相关阅读
Copyright @ 2011-2020 中国历史网